棉花糖小说网 > 信即自由 >第7章是我矫情了


  “何女士,你这样说的话,是在暗示你对罗美娟失踪的原因有所了解吗?”艾云台眼神变得锐利了。
  “我没有这么说。”何远姗面无表情。
  “何女士,”艾云台加重了语气,“以我对你粗浅的了解,我知道你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,同时也拥有优渥的家庭环境,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你对自己此刻的言行有清醒的认识,”他语速越来越慢,挟着不容忽视的威慑,“法律不是儿戏,我们,也不是你戏弄与摆布的工具,作为一个成年人,你该知道你必须要为你的所有言行负责任。”
  “这位警官,我再说最后一遍,”何远姗还真应了那句不动如远山,“要知道什么,你们自己去查。”
  旁边的记录员也是个刚来队里不久的小伙子,忍了这么久也被撩拨出了火气,“啪”的拍了下桌子,怒斥道:“你既然说罗美娟和霍山有个女儿,那你就老实交代是不是知道罗美娟失踪的原委,到底和霍山有没有关系?”
  何远姗冷冷道:“我不知道,你们去查。”
  记录员脸都气红了,“你没有证据,那就是胡说,那就是诽谤,诽谤罪你知不知道!”
  “我说了你们自己去查!”何远姗干脆闭上了眼睛。
  “你!”记录员又要拍桌子。
  旁边艾云台在他的小臂上拉了一把,又安抚的拍了拍。
  两人一起从会议室里走出来,顺便带上了门。
  与罗美娟案相关的警员相继围拢在了办公大厅的一角。
  艾云台眼角眉梢都透露着疲惫,显然是一夜未睡。
  这群人里面反而是蔚池乔阴差阳错的昏睡了一整宿,此刻精神状态倒还不错。
  艾云台向他面上扫了一眼,看出没什么大碍,也没再多说。
  他朝众人... ...

第7章是我矫情了 (第1/4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