棉花糖小说网 > 信即自由 >第25章谁更痛一些


    易千里在厨房倒了两杯水,想了想,举起先喝完了一杯,只端着另一杯走了出来。
    这里是他在江北的小公寓,离大队很近,他不开车回家的时候,基本一周五天都在这里住,条件也还可以,就是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,面积也小。
    他穿着件衬衫,两边袖子挽上去了,露出下面结实的小臂。
    不在大队里的时候,他就不会常常显现出一种略微呆滞和无措的样子,那么他就是英俊的,其实卓越的家庭环境把他烘托的十分有气质。
    他端着水杯,走到客厅,递给沙发上的人。
    自己也坐下了。
    今晚他轮换回来休息。
    “哥,”他叫了一声,“我去小区看过监控了,有关你出入的影像都抹掉了,这里小区设备老内存不够,三天就覆盖一次,你放心住着,缺什么就和我说,我带回来。”
    沙发上那人一直垂着头,“嗯”的应了一声,慢慢抬起头来,入目的先是额头上的一片疤。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他问。
    易千里想了想,斟酌着用词,“查到卞桥监狱了,花堂说了他该说的。”
    “嗯,”那张脸完全抬起来,眼神并不犀利,甚至有些茫然的看着墙边踢脚线上的某一个点,“他当初得罪隔壁监区的一个重刑犯,差点被暗地里砸死,我救他一命,他也算是还我了。”
    易千里点头,“现在已经查到幼儿园了,一切会慢慢明朗的。”
    男人微微闭了下眼睛,似乎是痛苦,又似乎是解脱,“我妈呢?”
    “找到了,按时间来算,应该已经带回队里去了,”易千里迟疑着问,“只是阿姨她,是不是还蒙在鼓里?”
  ... ...

第25章谁更痛一些 (第1/6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