棉花糖小说网 > 信即自由 >第26章黑暗里


    即使是白天,光亮也无法照耀到所有的角落。
    蔚池乔盯着灯罩后头那一小片暗影。
    后半夜人困马乏,在队里的人都交替着找地方补觉去了。
    蔚池乔到路口叫了辆车,去了医院看花旗。
    按理说这个时间已经不是探视时间了,可蔚池乔身份特殊,护士总得给行个方便。
    眉清目秀的男孩子,清醒时眼里总是透露出狡黠灵动的光,可这时候阖目躺在病床上,才能直观的看出被子下面那鲫瓜子一样窄薄的身条儿,分明还是个没有出落成熟的少年。
    花旗受伤以来,还一直没有清醒过。
    病房里没有别人,灯已经关了,四周十分安静。
    蔚池乔也累得不轻,可不来看看花旗,始终心里放不下。
    他轻轻的挪了张椅子放到床边,拨了拨挂在床外的尿袋,帮花旗去倒了一趟,回来静静坐了一会儿,又拿床头柜上的棉签沾了温水,洇了洇花旗干裂的嘴唇。
    到底是谁打伤了花旗?
    到底是谁杀了霍山?
    在自己耳边说话的人是谁?
    花旗一定知道。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挺自私的,”蔚池乔叹了口气,胳膊肘拄在床沿上,自言自语,“其实无论是谁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的,我这时候就该希望你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的,能醒过来,能恢复好就行,可我还是不甘心,要是你既能醒过来,又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,就好了。”
    花旗的手指有些微的神经抽搐,肉眼可辨的痉挛抖动几下。
    蔚池乔把那根手指虚攥在手心里,用温热的掌心温度给他暖手,缓解安抚,后来干脆趴在了床边,打算眯个盹儿。
... ...

第26章黑暗里 (第1/7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