棉花糖小说网 > 夜提刑 >第210章疑惑

    【凌峰白发如雪,轻抖道袍,一副仙风道骨之姿,昂首说道:“所谓天下尸妖有三,一木,一金带一土。木指的是坟茔墓土旁常见的槐柳松柏等阴木,生长日久,由尸骨阴气所养,渐化成妖;金则指的是墓葬中的陪葬金器化尸为妖,但最厉害的,还是生自中央无极土——天地无极令丘山中,由拜天妖族豢养的土尸妖】
    天近咫尺,手可摘星。
    天地之间,是瞒天飞舞的雪花。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。”陡峭的悬崖边,一个一身白衣,面如冠玉,目若灿星的俊美男子,左手背在身后,右手持一把木剑,不停拨开朝自己刺来的匕首。
    手持匕首的是个六七岁的大小的女童,一身破破烂烂,露着棉花的旧棉衣,通红的脸上挂着已结成冰珠的泪水,通红的双手吃力地抓着一对比冰还冷的青铜匕首,一直不停地朝着白衣男子刺去。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还不对!”三声不对说完,白衣男子木剑一翻,顺势而下,挑在女童的肩头,刺进破烂的棉袄之中,随着男子收剑,缕缕碎棉絮飞出,混着片片雪花掉落在地上。
    女童手中的青铜匕首也脱了手,仰面倒在地上,肩头疼痛难忍,哇的一声哭出声来。
    白衣男子见女童哭泣,面色一沉,举起手中木剑,略微颤抖,眼中虽闪过一丝怜意,但还是一剑重重抽在女童早已冻的僵硬的身体上。
    女童疼的一哆嗦,吓得赶忙止住悲泣,挣扎着爬起身,又捡起地上的青铜匕首,再次向那男子刺去。
    就这样,女童倒下,又起来,又倒下,直到最后倒在雪中,再也无力爬起。
    白衣男子见女童实在起不来了,从怀中摸出一块冻的比石头还硬的黑饼,扔到女童脸旁的积雪中。
... ...

第210章疑惑 (第1/4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