棉花糖小说网 > 奈何执念不罢休 >第7章一舞花魁
  陌颜忙扯了扯他的袖子,刚想开口说话时,一把男声自背后传来,清脆乾净,宛如玉石之声。
  「兩位快坐下吧,表演要开始了。」
  她回眸一看,转身之際,一小撮披在肩膀上的青丝随之飘起,轻力触及殷寒玉的指尖之处,似是无意,亦似是有意。
  那男子衣穿了件大袖衫在外,里面僅有一件中衣,或许因中衣颜色甚浅,有微微的肉色在若隐若现着。
  他手执一把折扇,流露出一股淡然的书卷味,正望着陌颜温雅一笑,眸中似深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似是前尘往事,似是心中念想。
  都是十八岁的少年模样,別人那是温儒风流,你那是幼稚记仇……
  她自眼角瞄了殷寒玉一眼,好看是好看,只是性格不讨好!与这眼前的男子简直是天壤之別,不可与之相提并论……
  「嗯。」殷寒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,只觉一阵波动自心底乍然而来,他便随着直觉起身,将陌颜半推半拉着坐了下来。
  那阵波动像是不安,又像是不解,很不解为什么她得直盯着一个陌生男子如此之久……
  陌颜这才回过神来,向那男子点头微笑,便坐了下来。
  其实,她之所以观望着他这般久,是想再三确认他是否为妖物。
  而今她出奇的是,在其身上竟嗅不到丝毫妖气,着实奇怪呢……相反的是,那妖气环绕于四周,重重叠叠,令她感到不安。
  父母本来是因修仙渡劫失败而成为了散仙,从此与仙界无缘,才投靠妖界的。自始,以妖界之修仙方法,修成真身为人的妖物,而生下来的女儿自然也成了如此罕见的妖物。
  她身上并无妖气,也不会作恶,除去因生长于妖界而与人界的習俗有些不同外,与人无異。所以说她也是怕妖的,除非是认... ...

第7章一舞花魁 (第1/3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