棉花糖小说网 > 大宋河山 >第214章塞姑


    “完颜阿骨打?”对于草原上的事,许贯忠虽不致于两眼一摸黑,但也确是不甚了了。
    早些年倒是去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、广袤无垠的大草原去游历过,听马头琴声悠扬,弯弓射雕,信缰逐鹿,与虽未开化却汉子把酒言欢,好不快活自在。
    草原部落逐水而居,其实便是居无定所了。
    辽国以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而设置的四处行帐,犹汉族皇帝的行在、行营。辽建国后,皇帝按四时外出游猎,以契丹内外大小臣僚及部分汉官随行扈从,并于游猎地区设置行帐,名为“捺钵”,以为驻跸之所。捺钵初无定制,至圣宗朝,始有固定地点,并趋制度化。春捺钵在长春州,主要于附近河泊中钩鱼及捕猎鹅雁;夏捺钵在永安山或炭山,避暑纳凉,张鹰游猎及与北南面诸大臣会议国事;秋捺钵在庆州之伏虎林射鹿;冬捺钵在永州东南之广平淀猎虎,与北南面大臣议国事及接受外使朝贺。四时捺钵制使契丹贵族能在接受汉族文明的同时,不废鞍马射猎,保持勇健武风。
    这种捺钵文化自然也影响了女真人。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是无奈之举,为了生存和种族延续,只有四处游牧迁徙。作为马背上的民族,物资短缺,以放马牧羊作为谋生手段,一年四季都在找寻水足草美之处。这种不安定的生活,艰辛程度可想而知,人口繁衍便始终维持在极低的水平线之下。
    大草原一望无垠,地广人稀,往往走上一天也不见得能遇见部落人群。为了适应恶劣的气候及艰苦的生存环境,优胜劣汰,草原族群自然进化成拥有健壮体魄及勇武禀性,几乎人人精擅骑射,可以上马为兵,下马为民,战斗力极为彪悍。
    许贯忠是知道女真人勇猛善战的,叹道:... ...

第214章塞姑 (第1/5页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